2017 第一次旅行 看见台湾,看见我们

佚名 2017/1/6 10:29:48 358
分享

Ready Go

Day1 上海-台北-九份

9月3日,我们从上海浦东机场出发,飞行时间两小时十五分。台北时间下午14:00抵达桃园机场。
订机票的时候,我发现台北有两个机场,一个松山机场,一个桃园机场。
在我的印象里,无论是从网上还是电视新闻里,听到的总是桃园机场,我也没查一下,就直接预订了落地桃园的航班,后来才发现,其实松山机场离市区更近。

我和二哥、大江、亚铭同一个航班,落地后我们在机场等待溪溪,她从长沙出发,比我们晚一个多小时落地。
取到行李后我们便先在机场大楼里合了个影,再找地方吃东西等溪溪落地。

看着溪溪的航班在大厅屏幕上显示已落地,我们兴奋的跑到接机口,亚铭哥哥玩起了iPad

接到溪溪我便联系了包车师傅,他早已在机场外面等我们了,把行李装上车后,让师傅帮我们合影一张。
壁炉会周年纪念旅行-台湾站拉开帷幕!

车子穿过台北市的边缘直接前往九份

九份的S弯道是我特别期待的一个地方,我跟师傅说我们要在S弯道拍照,他特意将车子停在了路边。
天空飘着小雨,那晚的车流量不多,时不时的经过一辆,弯道上的荧光蛟龙很吝啬的出现了一两次。要拍到S弯道的全貌是需要徒手随着童军绳攀上山坡的,因为下雨,路面湿滑,我们并没有上去。
空气很潮湿,山里的风中混合着青草泥土的甜味,这是我们5人第一次嗅到台湾的味道。

站在半山腰,能望见阴阳海峡的海平面。
从这个方向出海100海里,就会抵达钓鱼岛。

在宁静的公路上,闪耀的路灯下,迎着咸湿的海风,用肌肤去慢慢探索这个离我们很近又很远的地方。

车子翻过山走了不久就抵达梦中的村落--九份了。
九份位于新北瑞芳区,据传在清领时代初期,这地方的村落住了9户人家,每当外出到市集购物时都是每样要“九份”,到了后来九份就成了这村落的地名,一直沿用至今。

九份的房屋顺应山势,鳞次栉比地堆叠在一起,狭窄的街道和陡直的石阶,高高低低,弯弯曲曲,是九份最具特色的景观,行走其中,感觉就像是走在别人家的屋顶上。

九份因在1893年发现金矿而繁荣起来,大批的淘金客蜂拥而至,原本只有九户的小山村迅速地发展成三四万人的小镇,结束了它的平静和荒芜。
入夜后的九份灯火辉煌,它在历史变迁中经历的起起伏伏,就像山中这些忽明忽暗的灯光。

雨,还在空中飘洒,街边车站立着众多排队的观光客,大部分是年轻人。

我们被雨淋湿了头发,草率的在这里留了影

司机把我们送到住的地方,天已经全黑了,民宿的管家出来接我们,帮忙把行李搬运到房间内后将钥匙给我,交代好一些房间问题,告诉我们明天早上他会给我们送早餐来,然后悄悄跟我说,蛋糕放在二楼的冰箱里之后便离开了。

汽车不能进入基山路,所以我们下车后步行了一小段。

我们房子的门牌号。

这是一座独栋的房屋,就在九份基山街的尽头,很安静,一共两层,还带一个阁楼,室内布置的很温馨,洗手间一二楼各一间,生活用品都很齐全,三个哥哥住在一楼,我和溪溪选了二楼,二楼还有一个很大的阳台,洗过的衣服可以晾在外面。
房间其实比我拍的更漂亮,被我们放了好多东西之后看起来乱乱的。

在房间稍事休息之后我们便出门找吃的啦!
九份的商店夜晚打烊很早,我在担心我们还能找到吃的么……
出门右转经过一段安静的小路直接进入九份最热闹的基山街,就在入口处找到一家还在营业的餐厅,坐落在山巅,可惜我们去的时候,靠窗看夜景的座位都没啦!

红灯笼是九份独有的特色。
其实在这之前我在网上做攻略的时候以为九份和国内那些打造的人工小清新商业古镇差不多,对这几条热闹的街道并没有抱很大的期望。可是来了之后才发现,原来这里是原汁原味的,你能从很多细节处发现台湾老百姓在这里生活的浓浓气息,尽管混杂着些许商业因素也是可以理解的,人们要生活啊!

吃到正宗的台湾美食,喝到正宗的台湾奶茶,尝到正宗的台湾蒸点,心里满满的满足感。

二哥这次来台湾没有别的目的,就是吃吃吃!
看吧,第一餐,迷之吃相

从餐厅出来我们兴奋的打算夜游九份啦!
猫咪在垃圾箱上慵懒的享受这里美好的时光。

可能是雨夜的关系,村子里车辆和人都不多,略显安静。
夜空中有星光挣破夜幕闪烁,此刻的村落宁静,安详,树叶在沙沙作响。
路灯迸射出耀眼的光,照亮每一条归家的路。
天光弥漫着粉色,海天相接的地方烟雨朦胧,却也阻挡不了那些璀璨似宝石的点点渔火。

假如不是街上的路灯,商店的灯以及楼房里的灯,世界真的会很黑暗,灯亮了,归途不再坎坷。
那蜿蜒的公路,歪歪斜斜,终究会带我们找到温暖。

拍夜景的游客,就在我们脚下,是不是有就站在他们头顶的感觉呢?

吃完饭出来我们买了鲜榨的番石榴汁,味道还不错的说。
看着满城闪亮的红灯笼,我心想,并没有网上说的这里夜市关门熄灯的很早呀!

已经关门的商店,剩下的只有橘红色的灯笼和稀少的游客,猫咪在石板路上悠闲的穿梭,绿植被雨水冲刷的鲜艳闪着亮光,迎面吹来的,是宝岛淳朴的风。

我正在得意之时,世界突然暗了一下。
我抬头,心哇凉。
整个九份的红灯笼在那一瞬间全部关闭,抬手看了一下表,8点不到。果然关的很早啊!
好吧,就算没有灯笼照亮前进的路,夜游的行程还在进行中。

竖崎路,九份的旧式建筑和观景茶楼都聚集在这条路上,台湾最著名的建筑,第一个电影院--升平戏院也在这条路上,可惜只剩下苍白刺眼的白帜路灯。

阿妹茶楼的灯笼意外的闪着温暖的橘色光芒

看过宫崎骏的动画电影《千与千寻》的朋友一定知道这里,电影中的街道就是以九份为原型的,而九份的知名度在日本观光客中一跃高涨,日本出版的台湾旅游向导书刊里也都有介绍这段轶闻。
“阿妹茶楼”把这里营造成了电影中的汤屋画面。

我其实是几个月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才在网上看了《千与千寻》,对于汤婆婆这个角色记忆深刻,很快便在现实生活中看到这样的场景未免有点太不真实太穿越了。

走进“阿妹茶楼”的大门,一眼便看到站在远处楼梯上的怪化猫卖药郎,尽管他不是《千与千寻》中的人物,但是在如此安静的夜里和如此光怪陆离的茶楼中突然见到活生生的动漫人物,还是有点怦然心跳的感觉。

当各个店铺关门打烊,村里的灯光次第熄灭,垃圾车还在各个小路上奔跑工作着。

细细的雨丝在风中翻飞,我们走在回家的路。

择一房间面海住下,夜阑人静时,倚窗看渔火闪烁的渔港,享受山城晚上的宁谧,喝一瓶啤酒,多么惬意!

夜色,模糊了大海与陆地。
夜晚的九份魅力无穷,当一切都归于宁静,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扩散出一种感伤的氛围,仰望天空,雨后的夜空格外澄净,悠远的星闪耀着,像细碎的泪花,远处,是盏盏渔火于海面之上。

第一夜,走到家门口,总有点意犹未尽不想归家的感觉,竟然一起在屋檐下摆起了pose

回房间之后我让溪溪在一楼找亚铭聊天,以免他上楼,我悄悄上楼从冰箱里拿出管家提前帮我们订好的生日蛋糕。是的,旅程的第一天,是亚铭的生日。我们按照原计划给了他一个big surprise!唱生日歌,许愿,吹蜡烛,切蛋糕,合影,完美的一天落幕!

蜡烛点好之后我们各种拍照,导致吹蜡烛之前“8”脑袋上的蜡烛芯被烧光直接灭了,惹的小伙伴们哄堂大笑,没有“8”,就只剩1岁啦!桌子上还摆满了拍照用的道具,回看这段视频的时候,满屏幕的笑声,每看一遍自己都会忍不住满足的再笑一遍。

Day2  九份

整夜暴雨,哗啦啦的巨响声砸在屋顶、窗户、公路、树叶上,像天河决了口子,响彻一整夜,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这无穷无尽的雨。
我和溪溪被这场豪雨的巨响声扰醒了,爬起来光脚走到窗边拉开窗帘,钉子一样的雨从天空砸向地面,整个世界都是兀自运行的声音,窗外昏暗的灯光化成了液体,光线下的雨像惨白的线,连接着天与地。
早晨管家送来早餐,吃过之后洗漱收拾出门,阳光从山的另外一面倾泻下来,九份就这样安逸静谧的躺在这绿意盎然的山窝窝里。
清晨的村落像浸泡在水里,有云雀在空中追逐而过,发出啾啾声,更显空灵。
被暴雨冲刷过的世间万物像新生的一般清新干净。

某户人家二楼阳台上的胧月已垂掉在空中跟我们say morning~

雨水将头顶的树叶洗的闪闪发亮,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和脚下腐烂的软叶相似的气味。
路过一间叫做“不想上班”的工作室,是啊,来到九份,走在青石板的小路上,闻一路青草花香,谁还想工作?

猫儿思量早餐给自己奖励什么呢?一条秋刀鱼或是一个鱼罐头🐟

青幽幽的树叶间绽放着精巧的小花被雨水冲刷落了一地,像散落在人行道上湿透了的彩色纸屑,是昨夜雨里生命激情的象征。

这俩人大清早就在家门口重演南非的剧本了:对望的眸,光影流年,从上海台北,岸上星移斗转,海里流光偷换,一不留神,轻舟已过万重山。

九份和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平武县城特别像,炭灰色的旧房子,铺满潮湿青苔的阳台,走在巷子里,感觉阳光落在肩上的温暖,闻到空气中微微发酵的温热的气温,听到那异于寻常的宁静。

出了家门往左边的斜坡走下去,会经过一条很原始很美很窄的小路,石墩上写着很多个“九份”,路上没有人,空气里都是花朵的甜香味,我们在这里开启拍照模式。

美美的五人,在阳光照耀下青春无极限。

九月的台湾,还有酷暑的滋味,阳光穿过枝叶投射下来,在马路上映下流波一样的树影。一个个标有“九份”字样的正方体石柱朝阳覆盖下燃烧一样发着光,今天是很热的一天。

大雨过后带来一番万物复苏的景象,树和花都争先恐后的爆发出各种颜色和香气,空气甜而柔软,蓝天高而澄澈。村落的房子一层层的在山间叠加,半山腰的公路上有汽车往来的声音和房屋的影子,在这座小小的山坳里有如此多的生命在忙碌、受苦、奋斗。

这趟旅程,二哥的任务除了吃,还有一个:演绎如何二!


评论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