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离西湖很近,离喧嚣很远。

2017/1/17 10:53:05 450
分享

Ready Go

写在出行前的话

2015年09月23日,我向自己预约了这篇游记,
9月25日-9月29日,出发去杭州,面对屏幕当时敲下了这些文字:又一次“杭”程。体验一下四眼井的民宿,领略灵隐禅宗、灵栖竹径,龙井问茶。
如今,归来完成自己的承诺。

这里,离西湖很近,离喧嚣很远

      先说题目。

     这里,离西湖很近,离喧嚣很远。
     如果你想在杭州寻找安静的地方,这篇游记对你会有帮助。

山峰不会写游记

      山峰不会写游记,开头还得解释一下,不是自谦,也确实不是一个谦虚的人,但有自知之明的说,自己码的字与一篇标准的游记差很多,更不用说上乘了,而且往往相悖且有渐行渐远之势。
      游记这玩意,缺不了两样东西——照片和文字。相对于照片,我觉得我更擅长码字,毕竟码字这东西,从小到大一直在学习,还经历过各种考试的洗礼,不过由于上学时感情过于充沛,所以每每作文都会以记叙文开头,以散文告终。以至于现在写的游记,只能算是旅途中的随感而发。而照片对于我总觉得是一个不可控的玩意,得天时地利人和,好照片或多或少都是妙手偶得。所以这次游记中,只好把几次杭州之行的照片拼凑到了一起。有春天,有盛夏,也有秋日。但是西子的美丽永远迷人。

      这次,原谅我矫情一点。希望把这里所有码过的字献给那些虽身处生活的泥潭,但仍不忘抬头仰望星空的人。也有很多话想说给你听,希望你能看到。
      距离上一篇游记,已经半年光景。半年里,又去到了很多地方,见了很多人。天津南京成都重庆武汉苏州锦溪古镇,黔东南还有新疆最美的喀纳斯,欠了很多人情还有写不完的游记,修不完的照片,但是我还是选择了先写这一篇——杭州

      给一个理由吧。
      赶在十一长假前,抽身去了杭州。其实这几年,几乎每年都会到这座城市走走,也许是为了尝尝大文豪书东坡“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诗句里透出来的清新,也许是为了去北山路上的岳王庙祭拜祖上,也许是为了去灵隐寺倾听自己内心的呐喊,又或许是去见见许久未见的朋友,也可能就是路过绕着西湖随意走走,总之没少去。
      不过这次,在杭州的几天时间里,大部分阴雨,也有片刻的午后阳光带给我的惊喜,虽然雨天总会给出行带来不小的阴影,何况我还是个喜欢拍照的家伙。但因此却能安静的坐在角落,泡一壶龙井,感受过往。
      总而言之,山峰不会写游记。一直在努力写游记的路上,深情而不能免俗的活着,不言沧桑,不惧别离。

一直往南方开

      一直往南方开。
      不管怎么说,感谢现在高铁便捷的出行。从北京南一路往南方开。六个小时的时间就从北方到了江南。挨着车窗半躺半坐,偶尔瞥一眼窗外的风景,秋天的北方金黄一片,风吹麦浪的场景不禁让人感叹。趁着阳光正好,睡了会儿,混沌中发现窗外的黄色已变成一片翠绿。

      其实我喜欢绿色。不仅仅因为工作的原因,更是因为它让我感到宁静,感到新鲜和舒畅,好像又一股力量环绕周身,让自己想张开双臂去拥抱。

杭州,给你一个不需要理由的慵懒

杭州,给你一个不需要理由的慵懒。

      一个慵懒的理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做什么事,都需要理由,似乎没有个理由就没法理直气壮,无法专心致志水到渠成一样。当然,生活在都市中,我们每天习惯着奔走,习惯是各种赶,赶地铁,赶打卡,看着去车站,赶着在路边买着煎饼果子和豆浆,我们似乎忘记生活本来的节奏。于是,我们需要一个慵懒的理由,需要一个慵懒的地方。好吧,去找一座城市,找散落在这个城市的发呆的角落。

      我是天蝎座。我始终觉得人生来孤独。孤独,有时净化自己的思想心灵让自己回味过去,反思行为,思考未来。但是也许内心孤独,往往又发现自己脆弱的一面,就像我们每离开熟悉的环境,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其实,四顾人海茫茫,我们都生活在一个孤岛上。此刻,也许你会觉得孤独。我会对自己说,那就上路吧,去远方,那总有人在等待着你的到来。

      旅行之于我,就是让梦想照进现实的一种可能,我们必须适时地让自己走出去,与陌生人友善地微笑,换一种和这个世界打交道的方式,去重新学习爱。于是,在一个梅雨季节,只身一人来到这座城市,但是并不陌生。

      记得看过这样一段话诉说杭州:“她很好地保存了汉族人的高级感,汉族的精致文化,只停留在苏杭一带和成都平原的部分地区。其他城市不见得真正能够理解杭州人对美的天然的感受力,他们活在那个地方,知道美。”
       这在说杭州的精致,其实杭州对于我,最初的印象完全因为一部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西湖、断桥、雷峰塔,还有白素贞和许仙的千年等一回。那一段断桥相遇、纸伞留情的故事,深深刻在在心里,甚至是一种执着。那时我还在上初中,懵懂中似是而非的爱情,去杭州看一看的想法在那个时候就埋下了种子。发芽,长大。没想到,一份执着的喜欢,恍然间伴随了我十几个春秋。我一直认为喜欢是一种玄妙的情感,喜欢一个地方和喜欢一个人一样,没有理由,却可以执着的怕人。
       我本不是一个执着的人,但对杭州的执着让我都不自觉的惊异了。长大以后,几年间数次游走于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似乎成了一种习惯,每到一个城市,第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放下行李,躲开别人的打扰,然后随便找一个起点就开始走街串巷。没有什么目的地,甚至不去选择该往哪个路口进,该从哪个路口出,一切都是随性而为。

      到过这么多城市,杭州无疑是最适合这种方式游走的。一个西湖,一个西溪,一条运河,把城市变成了公园,幸运的居民,三五步就可以在湖溪河畔散步聊天。千百年来的悲欢离合,在湖边溪边河边上演、发酵,成就了今日的风情万种。把湖当了城,把城融入了湖,再加上曾经的南宋都城经历,杭州因而有了自己独特的文智雅气,还有一种从骨子里透出的慵懒。
      一阵风、一阵雨,叶子渐渐由绿见黄,湖边盛开的荷花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低头的荷叶。在这见秋时节,找个时间放空自己,慢游杭州。无论是风雅的西子湖畔,还是斑驳的深宅古巷,走走停停、静坐发呆、任时光流逝,我想收获的不仅是风景,更是一种心情。

带你去别处

      带你去别处。
      “山间不知年岁,城中才晓乡愁。”我们每天都穿行于城市之间,却来不及眺望日月与星辰,我们在快节奏的现代都市里喘息,却忘了如何安静的呼吸,我们似乎习惯了每天低头玩着手机,却忘记了抬头看一看头顶的那片天空。
      乡村与田野正被城市的钢精水泥掩埋,古老的建筑与传承的文化正被现代化的快节奏吞噬。而今,人们正在不断觉醒,愈来愈强烈地涌起回归乡村的渴望,空气、水、土地成为未来生活的重要元素。这是乡愁的呼唤,也是我们心中真实的声音。

      寻着这份声音,这次杭州之行,我只想安静的走走。于是,我选择独辟蹊径,寻找散落在这座城市中各个宁静的角落。

别处,隐藏在四眼井里的温暖

      虎跑路和满觉陇路相交处东侧,就在杭州动物园附近,走几步可以看到四个井口,用石砌的围栏团团围住。探身一看,井眼里水流潺潺,唯有源头活水来。
      这地方叫四眼井,还颇有些来历。相传五代吴越国时此处有甘露寺,北宋改为广释禅寺,明代重建,寺内有一泉,清澈甘洌,后寺废泉存,筑井四眼,称四眼井,后来逐渐演变成地名。
      有水,有井,有亭,有路,沿着斜坡往上,好像进了寻常村落,但在这里却隐藏着很多青旅和民宿。杭州的民宿很出名,由于携程、去哪都没有专门民宿的过滤选项,选哪家也成了出发前一个头大的问题。

      也是机缘巧合,正好上蚂蜂窝查酒店的时候,发现了蚂蜂窝正在搞杭州的专题,http://activity.mafengwo.cn/topic/hangzhou.php   有杭州民宿的专题介绍河微信,关注了以后发现,很好用。不仅可以涵盖的比较全,点评也很犀利客观,还可以直接预定,太方便了。特此截图发上来,都是官方的,不算广告吧。
杭州民宿网的网址:http://www.hzminsu.cn


      左顾右盼,最后我选择了一家叫懒墅庭院的地方。

       选择这里还有一个理由:桂花飘香。
       来的时候,刚好是桂花盛开时分。满觉陇的桂花最香,这是上学的时候读郁达夫的小说《迟桂花》就知道的。《迟桂花》是郁达夫从上海移居杭州前后写的,算是他后期的作品。小说里氤氲着一种浓郁的桂花香气,和浓厚的爱情相混合的气息,深深吸引着我。尤其是把满觉陇迟开的桂花和作品中主人公迟到的爱情交融在一起,以迟开的桂花象征迟到的爱情,更是让人为之陶醉。
      于是,我记住了西湖之畔有一个以桂花香闻名于世的满觉陇

       懶墅說:你相信嗎,每個人都有個旅行的夢,如果你還記得的話…,我們記得,於是,杭州城內就有了這家懶墅。  懶墅由幾位喜歡旅行熱愛生活的好朋友一起用心築建,我們庭院坐落在桂花飄香面朝茶園的山腳下,這個地方叫滿覺隴,歡迎你們,遠方的朋友。

      店如其名,一家店,贩卖温暖的慵懒。这是一家文艺复古外加清新自然原木的咖啡民宿,三层楼高,在四层还有一个阳光房,应该是餐厅,我去的时候不巧正在装修。装饰得格外舒适,一幅发懒有理、我发懒所以我快乐的模样。

      客房的落地玻璃直面阳光,落地窗前两张慵懒的沙发,一个茶几上摆放着茶具和木盒子里的手工龙井。窗外,是一个精心修饰过的小院,有几组藤编的桌椅,有遮阳伞,还有吊床,芳草萋萋、绿柳成荫。在这里,时间不再凤毛麟角,安然的在闲坐与发呆间肆意挥霍。去远离城市的喧嚣,卸下所有防备,体验下“日子缓缓,生活散散”的懒人生活,在这个西子湖畔桂花飘香面朝茶园的地方。

      这不正是我所期待的另一种生活。它,或许在窗帘旁,那个壁灯的微光里;或许在楼廊中,那个红漆老木箱的手泽里;或许在木屋顶小小的天窗缓缓打开时,如水而泻的月光里。
搞定了住宿,出发去转转。

别处,行走在北山路,品一汪西湖水。


评论游记